熊猫购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熊猫购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02:25:1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纽约时报》《华盛顿邮报》等西方主要媒体别有用心的炒作下,阿德里安·曾兹在美西方反华舞台上名声大噪,被热捧为“新疆问题专家”,旋即又被美西方反华政客收编,成为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“新疆教培中心课题组”的骨干。此外,阿德里安·曾兹还穿梭于美国国会、欧洲议会、加拿大议会,就涉疆问题大放厥词,鼓噪利用所谓“维吾尔人权问题”打压中国。2020年3月,他与众多美国政要、“东突”分子纠合,出席美国大屠杀纪念馆“中国对维吾尔族人系统性迫害”主题演讲活动,热炒“新疆问题”,鼓噪在国际社会建立涉疆反华话语体系,达到“以疆制华”的罪恶图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仅仅两年多时间,阿德里安·曾兹以一名神学研究者身份粉墨登场,俨然成为涉疆研究的“权威学者”。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他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自己研究新疆是受到“上帝的指引”“从《圣经》的世界观出发,教育人们用基督的信息影响万国”“我感到非常清楚地被神带领去做新疆研究,并且它变得像一个传教任务,或者说一个神圣的任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新网多伦多8月6日电 加拿大政府当地时间8月5日晚在渥太华宣布,将为黎巴嫩贝鲁特发生的重大爆炸事件向黎方提供500万加元的人道主义援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华势力金主的傀儡。阿德里安·曾兹曾扬言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”(ASPI)部分数据由其提供。这家机构自称是独立的无党派智库,实际上有西方多国政府背景,经费资助来源主要有澳大利亚政府、美国国务院、英国外交与英联邦事务部、美国为主的军工企业,以及国际知名科技公司等。该战略政策研究所受这些金主驱使,为其乱疆制华行动提供所谓“学术支撑”“学理依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 资料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撒谎,我们欺骗,我们偷窃”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这句自我评价,恰恰也是阿德里安·曾兹一系列卑劣行径的最佳注解,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能狼狈勾结的原因。可惜,这些人的图谋不过是水中捞月的妄想。当前,新疆社会稳定、经济发展、民族团结、宗教和谐、各族人民安居乐业,国际社会点赞支持。阿德里安·曾兹的拙劣表演,为中国人民和一切善良正义的人所不齿,只会沦为国际社会的笑柄,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(CNBC)8月5日报道,消息源透露,微软同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希望在2-3周内达成协议。微软还同美国政府达成一致,在一年内,将用以维持TikTok运行的上千万行软件代码从中国转移至美国服务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风使舵的“学术”投机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是神学教授,理应有一颗恬淡宁静的心,孰料却热衷于博取虚名,从美西方反华逆流中嗅得出名捷径,醉心于沽名钓誉。当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问题干涉我内政时,认为这是“出名”的良机,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,有意提供给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炒作以“扬名”。现在,美西方把矛头对准新疆,阿德里安·曾兹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知名度的又一支点,便旋即转向新疆,在毫无学术积累积淀的情况下,拼凑出系列粗制滥造的研究报告,博人眼球、哗众取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污蔑中国成名的“新疆问题专家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结论前置的逻辑错乱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常常采取先入为主、结论先行伎俩,将先因后果错置为先果后因,如《强制节育》预设“抑制维吾尔族出生率”结论,再罗织新疆全民免费健康体检是“查明违反计划生育行为”证据;预设新疆“限制少数民族自由”,然后将服务交通的治安管理摄像头列为监控民众自由的“证据”。这种预设结论的行径丧失学术底线,背离学术规则和职业道德,为学术界不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臆想连连的“学术”犯规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,频频使用“可能”“估算”“假设”等或然性词语,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,如《强制节育》中“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”“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”“如果准确”;又如《墨玉名单》中“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,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。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……”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