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诚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智诚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08:21:4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共仇共的政治钻营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在《墨玉名单》上的署名身份是“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”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,该基金会于1993年由美国会批准建立,带有浓厚的反共色彩,曾被描述为“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新纳粹分子、法西斯分子和反犹太极端分子的庇护所”,在世界上早已臭名昭著。他以这样的身份开展研究,目的就是为了妖魔化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和共产党,根本谈不上什么学术立场,充其量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奴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毫无操守的“学术”失信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的所谓研究报告无中生有、精心构陷,通篇充斥着谣言和谎言,学术造假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,毫无信誉可言。他的《强制节育》报告引用撒谎成性者的不实之词作为论据,如称早木热·达吾提、米日古丽·图尔荪、图尔逊娜依·孜尧登“被政府强制绝育”。笔者发现,这几个名字在80%的涉疆炒作话题中多次出现,她们就是被反华势力操控的“木偶”,按照“导演”意图刻意编造谣言谎言。早木热·达吾提称自己“从教培中心获释后被强制绝育”——她从未在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过,2013年3月她在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妇产医院生下第三个孩子后,自己申请做了节育手术,根本没有“被绝育”。米日古丽·图尔荪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,于2017年4月21日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,由于她患有梅毒等传染病,出于人道主义考虑,县公安局于2017年5月10日撤销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,她从未在任何教培中心学习过,更没有被迫服用药物的情况。米日古丽·图尔荪还谎称弟弟艾克拜尔·图尔荪在教培中心被虐待死亡,后被其弟坚决否认。图尔逊娜依·孜尧登因没有生育能力而离婚,也根本没有做过上环、节育手术。她在哈萨克斯坦国的“亲生女儿”,实际上是现任丈夫侄女的女儿。同样,所谓《墨玉名单》所列的311人,绝大多数根本就没在教培中心学习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良胜三称,当时学校宿舍都改成了兵营。他本人当时隶属日本陆军广岛第二总军司令部,核爆发生时,他正在离核爆中心西边2.8公里的学校里。“那天早起天气就很热,万里无云,能看到美国军机在盘旋。突然看到降落伞吊着一个茶褐色的物体落下来,我正想着什么东西时,突然天空发出强烈光线,声音一瞬间全部消失。我猛地伏在地上,热风从身边略过,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纽约时报》《华盛顿邮报》等西方主要媒体别有用心的炒作下,阿德里安·曾兹在美西方反华舞台上名声大噪,被热捧为“新疆问题专家”,旋即又被美西方反华政客收编,成为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“新疆教培中心课题组”的骨干。此外,阿德里安·曾兹还穿梭于美国国会、欧洲议会、加拿大议会,就涉疆问题大放厥词,鼓噪利用所谓“维吾尔人权问题”打压中国。2020年3月,他与众多美国政要、“东突”分子纠合,出席美国大屠杀纪念馆“中国对维吾尔族人系统性迫害”主题演讲活动,热炒“新疆问题”,鼓噪在国际社会建立涉疆反华话语体系,达到“以疆制华”的罪恶图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,德国人,1974年生人,英文名Adrian Zenz,自取中文名“郑国恩”,曾供职于“德国科恩塔尔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”,2007年曾以游客身份赴新疆活动。自2016年底开始,此人在推特账号上不仅频频发表和转发涉疆言论,大肆歪曲污蔑中国政府治疆政策,还从2018年至今相继编造《“墨玉名单”:关于中国在新疆拘留行动的剖析》(简称《墨玉名单》)《绝育、强迫堕胎和强制性节育——中共镇压新疆维吾尔族出生的运动》(简称《强制节育》)等十余篇反华涉疆报告文章,抛出“百万维吾尔人被非法拘禁”“新疆对少数民族实行强迫劳动”“新疆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采取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,抑制少数民族人口的增长”“灭绝少数民族文化”等危言耸听的谬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风使舵的“学术”投机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是神学教授,理应有一颗恬淡宁静的心,孰料却热衷于博取虚名,从美西方反华逆流中嗅得出名捷径,醉心于沽名钓誉。当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问题干涉我内政时,认为这是“出名”的良机,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,有意提供给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炒作以“扬名”。现在,美西方把矛头对准新疆,阿德里安·曾兹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知名度的又一支点,便旋即转向新疆,在毫无学术积累积淀的情况下,拼凑出系列粗制滥造的研究报告,博人眼球、哗众取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5日,澎湃新闻从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区大长坑村村委会获悉,村主任方健康于4日上午在进行救灾工作时突然倒地,医治无效离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外网8月6日电 “广岛当年,像地狱一般。”广岛核爆亲历者,97岁老人相良胜三对《神户新闻》记者感慨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臆想连连的“学术”犯规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,频频使用“可能”“估算”“假设”等或然性词语,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,如《强制节育》中“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”“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”“如果准确”;又如《墨玉名单》中“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,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。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……”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仅仅两年多时间,阿德里安·曾兹以一名神学研究者身份粉墨登场,俨然成为涉疆研究的“权威学者”。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他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自己研究新疆是受到“上帝的指引”“从《圣经》的世界观出发,教育人们用基督的信息影响万国”“我感到非常清楚地被神带领去做新疆研究,并且它变得像一个传教任务,或者说一个神圣的任务”。